Products

products

正宗沐鸣网址_走出“农民工讨薪”的四大误区!

TIME:2021-03-26

Product

Ʒ

 
《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

 

第四十五条

 

司法行政部门和法律援助机构应当将农民工列为法律援助的重点对象,并依法为请求支付工资的农民工提供便捷的法律援助。

 

公共法律服务相关机构应当积极参与相关诉讼、咨询、调解等活动,帮助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随着《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的稳步实施,农民工工资支付得到了强有力的保障。

 

法律援助机构更是本着“应援尽援”的原则,守护着欠薪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但是在实践中,我们发现很多人对于哪些情况下适用该条例却存在不少误区!

 

今天就跟着小编一起来了解下农民工工资保障的实质,从而走出“讨薪”误区吧~
1

 

误区一:只要是农村户口,就属于农民工

 

一个案例让你了解得清清楚楚……

 

甲系外省市农村户口,2012年左右与丈夫一起来沪务工,为物业公司看守某居民小区的车棚,并负责向小区居民收取一定数额的非机动车管理费。

 

每次收费后,甲按一定比例上缴物业公司,剩余部分归甲所有,同时物业公司每月向甲支付2000元作为固定报酬。

 

为省钱,甲夫妇在车棚内另搭窝棚居住。

 

2020年10月,物业公司对所管理的各车棚实施智能化改造,改造后的车棚将实行无人化管理,不再设管理员。

 

因此,物业公司发函解除了与甲之间的用工关系,告知其不得再行收费并限期搬离车棚。

 

甲认为自己作为农民工权益受到侵害,提出了两个诉求:

 

1、要求确认自己与物业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2、要求物业公司依据《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支付2020年10月至今的欠薪及违法解除合同的赔偿金。

 

接下来官方解答记下来……

 

问题一:甲是否属于农民工?

 

问题二:其主张的欠薪及违法解除的赔偿金又能否被支持呢?

 

上法条——《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第二条第二款“本条例所称农民工,是指为用人单位提供劳动的农村居民。”

 

所以,农村户口不等于农民工,重点还是要审查是否为用人单位提供劳动、二者之间是否建立劳动关系。

 

2006年甲某早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故甲某要求确认劳动关系的主张难以获得支持。

 

问题一就明确了,甲不属于农民工的范畴。

 

既然二者之间并不是劳动关系,要求违法解除的赔偿金就没有法律依据,而在10月之前的报酬已经足额发放的情况下,亦不存在拖欠款项的问题。

 

问题二自然不被支持

 

2

 

误区二:劳务报酬跟劳动报酬没有差别

 

听听张阿姨的故事……

 

张阿姨2019年1月退休后在某大厦从事保洁工作,双方没有签订任何书面的合同,口头约定物业公司每月10日支付上月报酬3000元。

 

2021年2月26日,物业通知张阿姨3月不用再来工作,已有新的保洁人员替代了她的工作。

 

张阿姨至某区法律援助中心咨询,要求物业公司支付2月拖欠的工资及经济补偿金,并提出了法律援助的申请。

 

官方解答不缺席……

 

先上法条——《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第二条第三款“本条例所称工资,是指农民工为用人单位提供劳动后应当获得的劳动报酬。”

 

张阿姨与物业公司是劳务关系,并非劳动关系,每月3000元的报酬也不是工资,而是劳务报酬,其并不属于《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中的“欠薪保障”的范围。

 

根据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法律援助对象经济困难标准和扩大法律援助事项范围的通知,因劳动用工纠纷主张权利的,可以申请法律援助,但需按要求开具经济困难证明。

 

3

 

误区三:建筑工人、装修工人也属于农民工,拖欠的工程款也受劳动法保护

 

偷梁换柱、移花接木,一个兵法大家的法援故事……

 

李某系外地来沪承接项目的包工头,手下有十多个农民工,主要承揽各种装修施工工作。

 

2020年7月,李某从一家装修公司处承包了某餐厅装修业务,工期至11月初。

 

完工后,装修公司老板失联,李某也一直未收到装修款。

 

2021年3月,李某以农民工讨薪为由至某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

 

这种情况司法实践中屡见不鲜,甚至发生过包工头教唆农民工以欠薪为由,用非理性的方式讨要工程款的案例。

 

这波应该都不用官方解答了吧……

 

还是分析一波,李某与装修公司关系,不难认定二者之间乃承揽关系而非劳动关系,李某不属于《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所规定的“农民工”。

 

讨要的款项是装修工程款,并非劳动报酬,不属于法律援助事项范围。

 

需要提醒的是,如果李某手下的农民工有讨薪诉求的,应当具体分析农民工与李某(其公司)之间是否形成劳动关系,诉求的款项是否属于劳动报酬,综合认定是否属于农民工讨薪。

 

4

 

误区四:经济补偿金、赔偿金也是钱的问题,与工资是一回事

 

话不多少上案例……

 

王某系外省市来沪务工人员、农业户口。

 

自2006年开始在某劳务派遣公司工作至今,期间一直被安排在车站从事行李搬运工作。

 

2021年2月28日,劳务派遣公司与王某的合同到期后(有劳动合同),向其提供了一份新的劳动合同,工种、待遇与之前相同,但工作地点调整到了市内其他车站。

 

双方协商不成,王某认为自己上班不便,不愿意续约,要求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

 

公司拒绝后,王某向公司提出,在公司已连续工作14年,要求与公司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公司再次拒绝。

 

同年3月,王某以拖欠农民工工资为由向某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诉求是要求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

 

官方解答来了……

 

该案例中,王某农民工身份可以确认,其与公司之间发生的劳动争议,也符合法律援助申请事项范围。

 

但王某混淆了经济补偿金与工资的区别,其诉求是经济补偿金,并非工资,不属于农民工讨薪的范畴。

 

而依据《上海市法律援助若干规定》第六条的要求,王某申请法律援助还需要出具其户籍所在地或者居住地的街道办事处、乡镇人民政府出具的经济困难证明。

 

+ + + +

 

走出误区,认定“农民工讨薪”应当“三步走”!

 

第一步:认定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而非雇佣、承揽、合作等法律关系;

 

第二步:认定农民工身份,劳动者系农村居民,而非城镇居民;

 

第三步:诉求款项系劳动报酬,而非经济补偿金、赔偿金等。

 

根治农民工欠薪问题,让我们携手努力,确保付出辛苦和汗水的农民工获得应有的报酬和尊重!

 

供稿:徐汇区法律援助中心

 

原标题:《走出“农民工讨薪”的四大误区!》